追的上你背影吗。

  亦栩.  

【坤廷】欲与纯

/JUST一个欲欲的段子  非常OOC 圈地勿上升

/有点欲的正正&崩不住的坤坤

/怎么能屏蔽我呢!!

/写不出卡兔一点一滴的好( •̥́ ˍ •̀ू )





他是人间仙子。


样貌是真的精雕细琢,仙骨也展露的明明白白,说话时含含糊糊的小奶音更让人觉得这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而黑色丝质的衬衣一穿,歪歪斜斜的打个领带,舞台的灯光刚刚好的打在他白皙的肌肤上,修长手指攀上领口,稍用力一扯领带就掉落,露出大片的锁骨来,再加上眉眼之间欲说还休的那股劲儿,半开的嘴唇微微的喘着气调整呼吸,汗水爬上他的额头,顺着他的睫毛滴下来,落到脸颊上有点痒,下一步又顺着肌理勾勒出完美的下颌线,最后轻轻滴在衬衣上晕出一点点的水痕。定点的时候他双手合十,手上还胡乱缠着刚刚扯下来的领带,但脸上都带着笑,在他眼里是天真纯粹的笑,而配着他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来的喘气声,那笑似乎又带上了一点欲。


那欲少一分没有味道,多一分又显得刻意,唯他将两者中和的很好。


最后一首歌结束,他兴奋的蹦来蹦去,和队友做着ending,领带缠的太乱了,他想挣脱开用双手和观众打招呼致谢,可是越挣扎越禁锢,他只得将缠在一起的双手举过头顶,一起傻乎乎的挥舞着。终于演唱会结束,他看着劳累却也兴奋无比的队友,又绽开了一个笑容,想着自己的双手还被缠着,便悄咪咪的蹭到他的小队长身边,手指揪住他的袖口,来回摆了摆,眼里不自觉的带了一点委屈。等获得了队长的注意,他将双手举到队长的眼前,晃了晃:


“坤坤,帮我解开好不好啦。”


明亮的灯光下,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禁欲风的领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两者却又和谐的纠缠在一起,勾的人心痒痒的,配上那人毫无察觉的表情,队长不禁舔了舔嘴唇,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着手开始帮小兔子解绑。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还是故作姿态勾着别人的魂儿呢?手指时不时蹭过他光滑的肌肤,这触感不禁让人为之疯狂,忍不住向他索取更多,比如整只手臂的肌理,或者脸颊上软软的肉,或者锁骨边颈侧的那一小块肌肤,又或者在往下,锁骨之下,他引以为傲的八块腹肌之上的禁忌区域,还是要再往下呢?仿佛盈盈一握就能勾住的细腰,纹着性感纹身的胯骨,还是说你要更往下呢?他就像是塞壬,他的一切都像是塞壬的歌声,娇美又引人进入未知的危险地带。


“都勒红了,你怎么不早点说啊。”队长心疼的抚摸着他手腕上的红痕还有印子,“疼不疼。”仙子被这动作刺的一激灵,连忙要把手腕往后撤,一边躲闪还一边说着“没有,就是痒啦。”可队长现在可听不进去这个,他发狠了的捏着他的手腕,不让他逃脱开自己的视线,心里还调皮的想着,或许还可以更过分一点,能不能把他的眼睛欺负的和这红痕一般红呢?想了便要付出行动,他将仙子的胳膊抬的更高,以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随后低下头,舌尖灵活的在那里游走,偶尔还要用嘴唇重重的吮吸,然后又浅浅的吻着,用牙齿挑逗着那一小块皮肤,偶尔发出“啵”的一声,给予他的仙子一点点羞耻感。


“哈……”仙子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别——坤,这还是在外面……”而队长不听话,反而顺着他的胳膊一路吻上去,大开的领口方便他在锁骨处停留,他反复啃咬着他突兀的锁骨,宣誓主权似的在那里烙了一个深深的牙印,在往下,几乎头颅都要深埋进他的怀里,他逗弄着那敏感的地带,双手也不老实的揽过人家的小细腰,仙子早被折磨的下了凡,眼尾泛红,带着些泪意,哼哼唧唧的接受着队长的一切,一只手放在队长的发间,被欺负的狠了就紧紧的抓他的头发反抗。


仙子的手指在他的发间收紧,抓的他头皮疼,可是他还是要往下,在往下。比如粗暴的扯出演出前刚被自己亲手规规矩矩塞在裤子里的衬衫下摆,然后一用力便弄开了衬衣的所有扣子,随即将脸埋在他的腰间,深深地嗅一口他的气息,再稳稳的吐出来,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他的腰间撩拨,下一步是用牙齿轻轻解下那人的皮带,将裤子褪下一点露出他那性感的纹身,然后虔诚的亲吻在对方的胯骨上,听着仙子被欺负的语调都染上了哭腔,不住的跟他求饶时,他不禁扬起得意的坏笑,然后欺负的更狠,小坏蛋,当然要惩罚你啊。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你看不见我看你的眼神吗。


你的笑你的泪你的眼尾你的嘴角。你的发你的脸你的颈窝你的耳畔。我都想占据。我都想独占。看你跳舞时扭动的腰肢。做wave时那灵活的身躯。顶胯时不经意的咬一下唇就能让人欲生欲死。你衣服歪斜时露出的大半肩膀。撩起衣服露出的八块腹肌。若隐若现的灵活的小舌。白衬衫被汗水浸透时透出的肉体。发丝吊着的汗珠。眼尾要滑落的泪水。嘴角噙着的笑意。眼睛里的欲与纯。


我都想要占据。


对你的BODY着迷。


哪是说说而已啊。


“我们继续,宝贝。”

—fin.—

我被吱吱兔撩的欲罢不能( •̥́ ˍ •̀ू )却只能在文里让储蓄卡欺负他

想要评论(可怜巴巴)

评论
热度(47)
© 亦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