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的上你背影吗。

  亦栩.  

【黑化组】文艺三十题(短)

归档,大概坑了?





 
 
1、前后桌

精神恍惚容易发呆几乎是每个人都会在盛夏犯的通病。下午的第一节课总是精神最容易飘散的时刻,满转着手中的笔,目光落到身前的人背后。配合着响也弯腰的动作,美丽而精致的蝴蝶骨通过白衬衫隐隐的透出形状来,似乎真的像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

尝起来也许会很美味。他想。


2、走廊拐角

响也抱着一摞整齐的作业本走在走廊上,从窗外刮来的风时不时吹起最上面那一本的封面,响也只得用手压住本子的一角,主人的名字恰好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盖住。

大概是快上课的缘故,走廊里的同学越来越少,响也不免有些匆忙,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脚步加快,在拐过拐角时,有一本作业本因惯性甩到了地上,利落地蹲下身拾起本子,在看到主人名字时眸光温柔如水。


神崎满。

3、夏与蝉与风铃

窗外的蝉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叫着,难免会扰乱教室里学生的解题思路,满揉了揉额角,看着只剩几个解决了午饭开始埋头大睡的学生的教室叹了口气。全部都去看考试成绩了吗?他瞄了眼前面的座位,连那家伙也是。满无奈的收起卷子,拿出耳机和MP3,枕着手臂准备开始午休。

再醒来时,耳机不知什么时候被摘下,好好的缠绕在MP3上。视线内一片模糊,手指触到抽屉里的眼镜盒,拿出在台面上打开,红框眼镜安稳的躺在眼镜布下。

叮铃一声响,满取出眼镜戴上望向窗边,少年用手指拨动着窗边的风铃,岁月静好。


4、虹

日本开始进入梅雨季节,每天都连绵不断的雨使全校师生的热情都有所减退。每天都要带伞上下学,体育部的社团活动都被取消,学生们每天都在教室里抱怨着天气,今天也不例外。“所以说,这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啊。”满看着窗外的雨景,小声说道。

“谁知道呢,也许明天。”

翌日,响也看着窗外架起的彩虹,无奈的摇了摇头:“随便说说的,居然还真的......”


5、车站月台

即使天晴,道路积水也比较严重,满不得不放弃步行,改乘公共汽车。每次放学后都要在车站浪费十几分钟,有时活动结束的晚还会错过,再花更长费时间等待。即使是满,也不能接受晚将近几十分钟回到家中。

这日就是社团活动结束的晚的日子,满一人站在公交站的顶棚下,看着行人车辆来来往往,满踢了踢脚下的石头表示无谓。突然有一辆车停在了满的面前,后座的车窗被摇了下来,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神崎君?一个人吗?”

然后,车子从满的面前开过,夕阳在车站旁投下的影子变成了两个。


6、雨中的紫阳花

清晨的阳光撒到窗外的紫阳花上,夜晚产生的露珠在一片片花瓣上熠熠生辉,像极了刚被雨冲刷过的样子。响也用完了早餐,走到庭院里用手指抚着紫阳花柔嫩的花瓣,从千万朵花构成的绣球中摘下一朵小花,在修长指节间摆弄。

希望,忠贞,永恒,美满,团圆。

突然想起梅雨季之前,学校里那一片紫阳花丛,个个紧闭着花蕾,他和满无数次路过也没见过它开花的样子。突然来临的雨带来了潮湿的天气,也带来了这忠贞不渝的花朵。这大概是梅雨唯一带来的美丽。

他回忆起雨刚刚开始的时候。

第一场雨总是来的突然,响也不可避免的忘记了雨伞,看着楼外密密麻麻的雨,一向严谨的大少爷突然觉得有点窘迫。“没带伞?”身后传来满的声音,突然有一抹暗黄笼罩了自己的头顶,“一起走吧。”路过那片紫阳花丛时,撑伞的人停住了脚步。

花朵仿佛早已盛开。响也的目光上移,落到满的侧脸上。被紫阳花吸引的笨蛋,他夺过雨伞,满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又迅速的蹲下身子,用手摘下了一朵小花。响也注视着他的举动,将雨伞向满的方向倾斜。

不顾自己露在雨中的半个肩膀。


7、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响也抱着书徘徊在书架之间,图书馆的冷气打在他的身上,稍微有点冷。轻车熟路的来到自己最常去的一处偏僻的靠窗书架处,却发现那里早有了人。

蓝色的耳机挂在耳边,满丝毫没有注意到来人。伸手翻过一页书,耳机里放着的音乐突然停止,他有点惊讶的抬起眼帘,响也的手指还停在暂停键上,嘴角挂着浅浅笑意。满看到响也的笑后完全放松,摘下耳机询问对方为什么会来图书馆。“和你一样的理由。”他扬了扬手中的书。

一模一样的封面。

“但应该还有座位?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满手指玩弄着耳机线。“我还要问你呢,”他将书放到窗台上,夺过满缠绕在一起的耳机线,开始仔细的给他整理。“我只要是来图书馆就会来这里,比较偏僻。”响也将一只耳机塞入自己的耳中,另一只躺在他白净的掌心,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临幸。

图书馆窗边书架后,有两个少年分享着音乐,看着同样的一本书。


8、素描簿

迫于自己严厉的父亲,响也幼时学过不少课程,音乐抑或美术他都有涉猎过。但音乐对他来说他太过虚无,他只想欣赏古今名人流传下来的美丽,而不是自己进行创作。两者相比,他更喜欢在纸上行云流水的美术,因此也将素描学到了现在。

也许学校里只有一个人知道,响也总是在书包里带着一个素描薄,上面全都是无聊时画的风景速写,虽然画的潦草却不失神韵。而满就有幸成为了这个人。

他无意中看到响也一个压在许多书籍之下的棕褐色本子,好奇心驱使他从层层阻挠下将他抽了出来,翻开第一页,是一幅雨中的紫阳花。他将素描薄从头翻到了尾,却没发现一幅人物素描。正巧响也从外面回来,看到满在翻弄他那几乎是个秘密的素描薄,意外的没有发怒,只是简单的将本子要了回来,笑着问他画的怎么样。

“怎么样?”满被响也这鲜为人知的爱好提起了兴趣,“平心而论,画的很棒。只是为什么没有人物呢。”响也挑起眉,从桌子上拿起铅笔在手中转了一圈:“那么,你想成为我这素描薄上的第一个人物吗?”

“荣幸之至。”

之后,满便变成为了那素描薄上第一且唯一的人物。


9、碎花窗帘

满曾经去过速水家宅,那里意外的没有沉重的氛围,相反,除了那无法改变它凝重外型的屋宅,庭院的设计还意外的充满了活力,在庭院里大片盛开的紫阳花及高大的树木,流动的泉水和所有的一切都使满有点惊讶。

他向响也耳语:“你父亲不该是古板的生意人吗,怎么会把院子设计的这么...诗情画意?”他尽力说出自己对庭院设计的感受,此时响也牵着他的手将他引向书房,听了他的话之后忍着笑转过头对他说:“你在惊讶这个啊。其实整个庭院都是我后来设计的,他的品味,我实在不敢恭维。”似乎是为了说明,他指了指走廊里的风格完全不搭的装饰补充道,“这都是他的杰作。”

响也推开书房的门,示意满仔细观察一下书房的环境,语气中是少见的淡漠:“这是他办公的地方,也是他个人品味彰显的最突出的地方。”满环视着屋子,这里几乎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他走到窗边,看着垂着的窗帘,不确定的问:“碎花?”

响也的目光几乎是立刻暗了下来,他抓住满的手腕将他带出书房。身体靠在刚关闭的门上,双手背在身后,他低着头,不知带着什么样感情说出下面的话。

“那...是母亲亲手挑选的。”


10、虫鸣

已经是夏末,但各种昆虫却还没消停,每天都在树上扯着嗓子鸣叫,肆意的浪费着自己最后几天的生命。满和响也坐在唯一有着树荫的长椅上,一天的劳累使响也疲惫不堪,尽管他已经尽力的保持自己清晰的思维,但无奈人的生理本能,最后还是昏昏睡去。


木质长椅靠背的缝隙硌着他突兀的蝴蝶骨,很不舒服。满看着响也熟睡的侧脸叹了口气,一手揽过他的肩,另一只手扶着少年纤细的腰部,在尽量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将他轻轻倒在自己腿上。

他的呼吸很浅,即使打在自己的腿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触感。满看着他像小孩子一样张张合合的嘴唇,觉得这家伙还蛮可爱的——明明清醒时是优秀全能的速水家大少爷,睡着时却像个孩子一样安静可爱。满笑着理了理响也的过长的刘海。

或者说,他生的一张娃娃脸,本应是个很孩子气的人却被迫沉稳长大。提到母亲时语气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就足以说明。


阳光似乎被云层遮住了,虫鸣声好像也小了很多,大概就是为了守护住这一幅美好的画面吧。


11、落叶与公园长椅

两人就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满的腿因长时间没有活动感到酸痛,他刚想试着移一下腿,躺在自己身上的人却轻轻用手按住,无奈的笑了。有还嫩绿着的叶子从树枝上跳下,落到满的肩膀上,而他并未在意,目光只停留在褐绿色头发的少年身上,盯着他露在外面的白皙皮肤,久久出神。

公园里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满有些头疼的看着还在梦乡中的人,思考着是不是要把他叫醒。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太多的行人,他低下头想要叫醒响也,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熟悉到不行的笑。

“别动。”刚睡醒的嗓音有些沙哑。他说罢,伸手拿下满肩膀上的柳叶在手中玩弄着,满看着恢复了精神的响也,用手摇动他的小臂,轻声督促着他快起身。响也倒也不含糊,右手在满的腿上找到支点,支撑起了全身的重量,满对响也如此干脆感到惊讶,但在响也的呼吸打在他的脸颊上时,他便了解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响也将柳叶握于左手,在看到满放大的脸颊后,他用食指和中指将柳叶铺在满的脸上。轻轻一吻落下,柳叶并没有抵挡住多大的触感。

“早安吻。”他在他的耳边开玩笑似的说道。


12、空无一人的画室/教室

放学后,大多数的人都想尽快离开了教室去进行社团活动,但每个班总有那么几个例外。隼人在教室里大声的和正在收拾东西的康平聊着天,后者脸上难得出现比较温柔的表情,引来一众女生的赞叹和围观。满眉头微蹙,低头翻找着自己的练习本,他向来不喜欢这种过分热闹的场面。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他回过头,少女甜美的笑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满,看到进君了吗?”他摇了摇头,梓纱瞬间眉头紧锁,手指抵住下巴思考:“诶..没有吗。那家伙还说要和我一起走来着,现在却连个人影也找不到。真是...”满仔细的听着她抱怨的话语,趁她停顿时给出一点建议:“要不你去办公室看看?我记得英语老师说放学后要找他来着。”

“哦!原来如此。”一手握拳打在摊开的手掌上,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谢谢了,满。不过我还是在教室里等着他吧,当然,不会打扰你和——的。我先去给那笨蛋收拾东西啦。”她特地去掉了某人的名字,向满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小跑到进的位置。满无奈的看着梓纱跑开的背影,感叹着恋爱的神奇。

十几分钟过去,教室里其他同学总算走光了,只剩下满和响也还留在教室里。满想起梓纱离开时给他的那个眼神,莫名感到了恶寒。“满,不舒服吗?”响也似乎发现了满的不对劲,问道。“啊,没。只是一点其他的事罢了。”他将梓纱的事情向响也简单的复述了一遍。后者感到十分的新奇,难得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向满提出建议:“噗,那我们不发生些什么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她啊?”

于是,响也稍微踮起脚,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印在满的嘴角。

13、情书

满从办公室回来,回到座位上时,他觉得自己的位置似乎被人动过,他仔细检查过了,似乎什么东西也没少,而且好像还多了什么。

一封充满浓郁少女气息的粉红色情书躺在桌面上,满有点尴尬的看着它,觉得世界似乎有什么不对——按理说,自己这种在班级里存在感很低的学生与情书不该是绝缘的吗?他在犹豫拆还是不拆,正巧前面的响也转过身来,那封情书正好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尴尬极了。

不知抱着怎样的心情,响也拿起信拆开蜡封,抽出里面的纸,目光在字迹上来来回回,读完了整封信。响也抬起头注视着满,语气中是怎样也冲刷不掉的醋意:“满,你喜欢她?”虽然现在的状况十分的尴尬,但满觉得吃醋的响也真是十分的别扭,十分的——

让他感兴趣。

出于想调戏并安抚响也的心态,满笑着回答道:“嗯,是啊。”在看到响也立刻垮下来的脸色之后,满拿回信纸,补充道:“我喜欢他。或者说的更明确一点,我喜欢叫做『速水响也』的他。”

有人脸红了。

在如何安抚一个吃醋的速水响也方面,神崎满绝对造诣极高。




14、信箱的底层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至少在满打开信箱前他是这样想的。淡粉色的信封安详的躺在信箱的底层,和昨天他收到的那封大同小异。满感到自己抽了抽嘴角:还来?伸出手将那封信拿出来,视线落在在信封正中写着的“神崎满亲启”上。

对那字迹,他不能更熟悉。

于是那股紧张的感觉悄然消失,他带着三分笑意七分兴趣拆开了信封,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内容映入他的眼帘,捏着信纸的手指微微颤抖,满觉得好笑。为了保证相似,他居然肯用这么少女的颜色来写信,也是为难他了。不过他能想象出写这封信时响也头上到底有几条黑线。

不过就寄一份这样的仿制品来,也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满悠然的将手指抚上字迹,在感受到有微小的凸起和他的指尖摩擦后,他笑了。将纸翻过来,信件的正文才呈现在他眼里。

大致是花了一番功夫解释这信纸真的不是他的品味,随后便是简短的宣示主权——『不许接受任何人的表白。』满几乎能想象出写这句话时响也的脸上是何种表情,不禁再次感叹吃醋的人真是可怕。

“那句话,当然除了我。”他抬头,穿着制服的少年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不许接受任何人的表白,除了我以外。

“那,你要告白吗?”眉眼弯弯,笑意是藏不住的。


15、对准你的镜头

“呐大家,”走在最前面的梓纱转身向三人的方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来,“这里有鸽子哦!”“知道啦,”进虽然语气不善,但还是加快了脚步到自己恋人的身边,“你这个人走这么快干什么。”看着迅速融入到雪白鸽群中的两人,剩下的这一对有点无奈。

“说真的,我现在还不敢相信梓纱和进那家伙在一起了。”满苦笑着说,“要过去么?”响也开玩笑的补了一句:“说真的,我现在也不敢相信我居然和你这家伙在一起了。”旋即自己露出了笑容,迈开了脚步。满轻轻啧了一声,跟在响也的后面。

鸽子着实很多,那对情侣跑到了远处说要捉一只带回家,看着两人都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的场景,两位沉着淡定的少年表示不认识他们他们谁。“那我们也去抓一只看看?”响也兴致勃勃的将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处,就最近的一只蹲下身,拉开书包的拉链取出吃剩的面包,细细的撕成小块放在手心里,等待着鸽子吃食。满站在一旁观看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六点二十三分。

小家伙心存怀疑的围着响也的手掌来回跳动,最终还是放下了戒心,开始用喙啄着食物。响也看着这场景,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伸出手指搭上鸽子的头顶,见它专心享受美味没有排斥,便放宽了心来回抚着他的头顶:“真乖。”

奇怪,满的手似乎不受控制了。他举起了手机,不由自主的打开了相机,看着人脸识别框自动捕捉到响也,他按下了快门。

自那之后,每次响也在解锁满的手机时都会感到奇怪,因为总会看到一张不知何时拍的自己的笑脸。你问满?他只会在解锁时露出同样的笑容罢了。
 

—tbc.—

评论
热度(22)
© 亦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