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的上你背影吗。

  亦栩.  

【秀业】凛樱·零

※架空向 有私设 不要问我为什么

※借梗于我的本命cp(*/ω\*)如果是同好的话看到00.就知道啥梗啦233

凛樱·零

00.

桜咲く舞い落ちる  何も无いぼくの手の上

01.

又是开学的季节,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又是浅野学秀所烦恼的季节。

春天的阳光正好透过窗子照进来,洋洋散散的洒在正对着窗口的书桌上。桌子上的演讲稿凌乱的摆放着,黑色碳素笔刚留下的字迹还没干,枯燥无味的讲话内容配着清秀的字体,淡黄的阳光衬得这几张白纸黑字愈发显眼。

伏案工作多时的橘发少年揉了揉额头,起身时带动木椅与地砖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他接了一杯冷水,慢慢的踱步到阳台上,左手撑在金属制的栏杆上,隔窗看着窗外来往的人和景物,楼前绿化带里的樱花树却不动声色的映入他的眼帘。

他慢慢的喝了一口水,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任由风吹着,双手紧紧的握住玻璃杯,冷水的温度一点一点的过渡到他的手中。

午后的微风无孔不入,片刻间通过缝隙充满了室内,随之而来的花香花瓣也伴着旋转的气流舞动。浅粉色的花瓣和气味,冲的他头晕。他不由得眉头一皱,迅速的关上了窗户。

那刚刚还在空中飞舞的花瓣失去了动力,便一片一片落了下来。霎时间,白色地砖上堆满了樱花瓣,悄无声息。

浅野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淡粉色花瓣,不适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本打算灌自己一口水来克制,但举起杯子时,樱花在水中飘荡的姿态真是非常惹眼呢。浅野学秀用手指将滴着水的樱花捞出,柔嫩的触感在手心,他需要克服。

“浅·野·君。”

少年慵懒的声调隔着玻璃窗模模糊糊的传来,浅野警觉的转身,手指抵在微凉的玻璃上,辨别着来人的样貌。但其实只要看到那一头张扬的红发,来者是谁便不言而喻。

“喂,你倒是把窗户打开啊。”红发少年不满的用手指敲了敲窗户,抬头看着浅野学秀,“隔着窗户喊话无论怎么样很奇怪的吧,会长君。”

“赤羽业。”浅野学秀皱了眉头,将水杯放到一旁的书桌上,不耐烦的将窗户打开,“有事吗?”

赤羽业摆了摆手,鎏金色的瞳孔倒映出浅野学秀的身影:“硬要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呢。只是想问,开学式时要准备的演讲稿准备的怎么样了?”

“啊,这个。”浅野回头望了望书桌上的纸张,回复道,“还算顺利,差一个结尾就可以结束了。”听闻此言,赤羽业嘴角的笑容扯的更大了些:“真是厉害呢浅野君,和我这种人完全不一样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浅野似乎意识到了赤羽业此行的目的,但头晕难耐,保持站姿已经很难,即使想要做出不屑的表情也只能作罢。

“呐,会长君。”赤羽业不予回答,只是有模有样的闭了眼,伸出一根食指在空中来回摆动着,愉悦的语气丝毫不减,“毕业考的时候我是第二你是第一对吧,我们报的高中都是椚丘对吧,开学式的时候入校成绩前两名的学生要演讲对吧,也就是你和我,对吧?”

不知何时,鎏金色的眸子已经露出,赤羽业笑眯眯的看着浅野学秀,头顶和身后已经出现了恶魔状态的标志性事物。

“所以呀,会长君,帮我写份演讲稿。如何?”

“你那根本不是请人帮你办事的口气吧。”浅野学秀感觉世界都在晃动,但还是强装镇定,尽量发出和以往无区别的嘲笑,“而且初中毕业考考了第二名的人,连份演讲稿都不会写吗?”

赤羽双手在脑后交叉,悠哉悠哉道:“不是哦,只不过懒得在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罢了。”

“那你现在来找我又算什么呢,赤羽。”

“‘要求你帮我完成无聊的事情顺便来和几个月不见的宿敌叙旧’这样的事情?”他认真的想了想,“嘛,帮不帮随你咯。不帮的话我可以直接翘掉开学式嘛。”

“那么,”赤羽业来来回回的打量着,最后费力从树上折下一枝樱花,向着浅野学秀扔过去,“如果愿意帮忙的话,这个就算谢礼喽。拜拜~”

浅野看着被扔到地板上的那束花,眩晕感越来越强烈。

在风中摇动的,窗外樱花的粉色;映衬着散落花瓣的,大理石地板的白色;倒映在地板上的,自己橘红的发色,渐渐交织融合。浅野学秀慢慢的蹲了下来,可眩晕感还是止不住。

这份谢礼,真是讽刺。

tbc.

伪清新文艺啰哩巴嗦就是我的文风啦

评论
热度(1)
© 亦栩. | Powered by LOFTER